公募派证券商派民间派八分天下,私募歌唱家幕

  ——仇晓慧

  “公募派”和其他四五家券商、信托行业出身的基金经理一起,构成了目前江湖的中坚力量

  ——仇晓慧

  记得第一次拜访私募崔军(微博)的时候,他就跟我提到了他将与深圳同威合作。“你是说李驰吗?”我不禁问道。“不是啊,是跟韩涛,李驰是谁?”崔军回应道。

  理财周报记者 滕晓萌/文

  从容、东方港湾、金中和、华富励勤、长金、合嬴投资等10余家私募高管分道扬镳

  这可能就是圈内与圈外对同一家私募第一反应上的差别。在很大程度上,我们多数人所了解得都是私募中的知名人物。但往往我们看到的那些光鲜靓丽的明星私募们,可能只是公司里的一个小角色。

  2001年,李驰在深圳注册成立同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时,A股市场正在次第展开一轮历时4年之久的漫漫熊市。中国不但没有得到监管层认可的私募基金公司,刚刚成立三年的“老十家”公募基金公司,也正陷于上一年“基金黑幕”口水战带来的打击中,规模迅速缩水。

  私募高管动荡潮的启示

  当然,我不是说李驰是个小角色。只是在同威资产管理公司内部,用一句流行的话来说,韩涛比李驰更能“hold住”。在职务上看,韩涛是董事长,李驰是董事总经理。在很多时候,李驰甚至可以不参与一些项目的重要投资决策。他的主要任务,更像是维持公司形象与招牌。他完美地展示了风流潇洒爱生活的价值投资者形象。如果你看到李驰又跑到什么雪山上去玩了,就相信李驰的中国式价值投资是让同威崛起的根本因素,那你可能就被误导了。这就是了解这些明星私募背后大boss(老板)的好处——至少你会知道,世上没那么多潇洒的事。

  那是中国财富管理市场发展最不好的一个时期,但已经有一批专业投资人在“老十家”闯出了名气。李旭利在南方基金管理基金天元,赵军在嘉实基金任投资部副总监,江晖在华夏基金管理基金兴和,次年即闯入“年度基金经理”的十强。

  不知道今年算不算私募的动荡年——今年以来,几乎每月都有大腕级私募曝出高层出走。据我不完全统计,知名私募有高层变动的至少在10家左右。

  另一个让我有些吃惊的是私募明星是广东新价值的投资总监罗伟广。直到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其实广东新价值背后的的大老板另有其人。罗伟广在广东新价值的身份其实是投资决策委员会主席兼基金经理,是公司董事。广东新价值有4个董事,一个董事长,这个董事长其实是公司一个低调的基金经理——李涛。但是我们很多人一提到广东新价值,就会想到明星基金经理罗伟广。然而,这些创始人的股份都不多,董事长的股份不足30%,远远低于很多私募公司创始人的股份。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新价值另一个明星基金经理唐雪来出走,自立门户的原因之一。

  多年之后,他们和吕俊、田荣华、曾昭雄等人一起,构筑了中国阳光私募的第一梯队——“公募派”。

  最近一条消息是从容合伙人魏延军与吕俊分道扬镳。魏延军原是中海基金专户部基金经理,据称在专户期间,业绩比同行同期高出30个百分点,不可谓不卓越。然而,到达从容之后,待遇也不低,担任副董事长与基金经理工作。他自去年8月进入从容到如今8月传出自立门户,也就意味着他在从容也就不到1年时间。至于原因,一接近从容投资的圈内人士透露,主要还是因为利益分配问题,外加一点投资理念不合。

  在很多投资管理公司成立初期,有些投资高手本人并无太多原始资金。尤其是券商系出身。但是他们有一点比公募派强——他们手上有很多现成的大客户。如此一来,谁背后有更多大客户资源,或者当时谁更有资金实力,谁就顺其自然地成了公司大boss。

  在数十家阳光私募中,迄今管理规模超过5亿元的,至多只有十余家,而其中一半以上都是“公募派”。他们和其他四五家券商、信托行业出身的基金经理一起,构成了目前江湖的中坚力量。

  从吕俊与魏延军两人的履历上看,两人至少并无共事之类的交集。如果说,魏延军与吕俊的分裂恐怕有交情不够深入、磨合度不够而自立门户。那么,另外几家公司,合伙人已经深交多年,分手的结局多少让局外人感到意外。

  另一个与罗伟广背景相似的邓继军(微博)也是如此。与新价值一样,金中和也是出自券商系。在很长一段时间来,邓继军主要在外进行路演与宣传,以至于一提到金中和,最先想到的人物是邓继军。事实上,曾军在幕后更为强势。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何邓继军与彭旭会离开金中和,创立泰达鼎晟,而非是曾军单飞。

  公募派:温室花朵?

  最意外的是今年4月东方港湾董事长钟兆民与总经理但斌的分家。但斌这两天还发出微博,宣布换了办公地,也与这场东方港湾分家有关。不过比较有意思的是,钟兆民新注册的投资公司,依旧但保留了东方港湾20%的股权,同时但斌在钟兆民的新公司里也拥有20%的股权。公司名字也有几分神似,钟兆民的新公司依旧叫东方港湾,只是多了“资产管理”四个字。钟兆民同时带走了部分投资团队人员以及管理的产品。原东方港湾投资总监杨云、研究总监孔鹏随了钟兆民。在香港负责研究的周明波则与但斌一起留在原先的东方港湾。公司内地发行的两只信托产品仍由但斌管理,在香港发行的“东方马拉松中国”由钟兆民带走的团队继续负责,现有的香港团队继续由钟兆民管理。

  在很多私募在创业初期,明星人物在公司发展初期的威力是巨大的,尤其是业绩比较凸显的时候。而且往往一个有明星基金经理的公司,会比普通私募的曝光率高出很多。然而,这样的模式并非适合每一个私募公司,尤其没有“hold住”人物的时候。

  很多人不得不承认,尽管李驰、赵丹阳、裘国根等业内老人,都很早就开始通过资产管理公司的方式,涉足私募业务。但是信托账户为主的阳光私募模式被发扬光大,却是在2007年大牛市中,开始出现大批“公转私”现象之后。

  圈内人都知道,钟兆民不太管具体投资事务。这么分家,对新公司团队倒是增加了更多发挥机会。以两人自君安以来的交情判断——钟兆民曾是君安营业部经理,但斌是内刊研究员,这场分家怎么看都像是一种风险分散方式,有助于另一只团队尝试新的投资方式。

  明星人物如果是公司最大股权的创始人,这个明星无可厚非,比如尚雅石波、从容吕俊、泽熙徐翔等,他们不仅是大老板,也是投资灵魂人物。然而,对于一些天生不足的公司,比如股权比较分散的公司,其实明星投资经理本身未必有很强的归属感,而且还会顶着大老板的压力,就会出现很多后遗症。

  那一年出现在阳光私募界的新面孔包括:工银瑞信投资总监江晖、嘉实基金总经理助理赵军、上投摩根投资总监吕俊、博时基金肖华、长盛基金田荣华、华夏基金石波、嘉实基金王贵文……

  然而,金中和原董事总经理邓继军与投资总监曾军的分手,更像是一次硬掰。该公司我一直称作“武大出品”。邓继军此前在介绍团队时,一直称自己公司是武大校友的组合。邓继军与曾军都毕业于武大国际金融系。曾军优势在趋势判断,邓继军优势在交易与调研。然而,金中和一直由邓继军领衔,反而是领头人出走,并带走了另一武大学弟——彭迅。据分析,邓继军毕竟在2008年那年一战成名,成立新公司后依旧有很强的招揽力,这样的和平分手对原先团队而言也算是上策。与他们接触期间,我发现曾军更乐意与外界打交道。而邓继军总是对外界退避三舍。且邓继军奉行风险至上,曾军胆子略大,恐怕理念有不合之处。今年以来,曾军私募业绩可圈可点,名列前茅,分手后找准了自己的位置。

  在明星基金经理与大boss关系上,做得比较好的恐怕有朱雀。虽然也出自券商系,但不知是不是业内首家合伙人型私募的关系,投资核心人物李华轮、梁跃军、王欢(微博)(微博)等人曝光率就差不太多,且表达的理念也相似度极高,体现出很好的磨合程度。

  “我们是投资战士,身上带着血和硝烟!我们的进入会翻开私募基金历史新的一页!”石波在成立尚雅投资时说。

  今年比较知名的公司涉及高层变化的还有柏坊资产、华富励勤、长金等。争论较多还有深圳合嬴投资与广州新价值。深圳合嬴由原基金经理曾昭雄创立,旗下一投资经理刘鹰去年底就自立门户,今年2月刚刚将产品转户成功。而对于广东新价值而言,原核心人物罗伟广可谓是风云人物,同为明星基金经理的唐雪来挥别罗伟广,选择了自行创业。很明显,这两组完全处于单飞的需要。刘鹰曾表示:“离开合赢投资创立自己的公司实际上是出于个人发展的需要,想给自己多些机会和空间。”

  不管如何,我们在看一个私募的时候,关注一下他们背后谁是真正的大boss,对于理解这个私募的稳定性恐怕是个有意思的途径。一方面,看看这个人明星人物是否也是公司的hold住人物,当然,他最好就是大boss,或是boss完全退居二线。另外,如果那个明星不是大boss,那么就看这个明星与大boss关系,是不是能与大老板在性格上磨合得不错。李驰就是一个好的榜样,显然,他与韩涛算是经典搭档,一个务实,一个理想。如果像钟兆民与但斌(微博)在性格上都有点愤青型的浪漫主义,那今年这场“七年之痒”的分手,恐怕也是经历了很多次耐心的考验了。

  “公转私”引起媒体热议,也大幅提高了阳光私募的知名度。在牛市下,不少公募明星一出手就引起投资者热捧。当期募集过亿的新产品比比皆是。

  重点分析下来,涌现私募高层动荡原因有四,一是利益不均。离开华富励勤的朱精华表示,公司没有许诺此前承诺的股权激励,然而,他管理的基金业绩非常一般,始终徘徊在盈利线以下。有些基金经理虽然业绩突出,但未必能满足到自己的胃口。二是理念不合,“道不同不相为谋”,迟早分歧产生。三是单飞需求。有些基金经理就具备自立门户的综合素质,如果遇到一个强势的合伙人,自然“一山容不下二虎”。第四种情况,恐怕比较特殊,就是出于风险分散的考虑,虽然分家,但本质上相互照应的一家人。

  猛然发现,从这个角度另类解读一番近期的离职潮,倒也清晰几分。■

  但是不少人刚一转身,就遇到了2008年的大熊市,甘苦自知。

  彼分此合。原先大摩投资总监项志群携手淡水泉赵军。在整顿时期,有些私募更有凝聚力,有些私募更加军心不稳。之所以会两种方向,主要还是与公司文化、合伙人性格有关。整体来说,这番动荡对行业而言并非坏事,每次市场长期盘整的时候,总是伴随着暗流涌动,结局就是行业洗牌。对投资人而言,往往也是一场甄别一些投资管理人实力的难得机遇。

欢迎发表评论nba竞猜网,  我要评论

  2007年7月,北京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为原嘉实基金经理魏上云发出了第一只资金集合类证券投资信托——在上海、深圳阳光私募已成气候时,这是北京地区出现的第一只阳光私募信托产品。

  投资大师罗杰斯近日提到索罗斯时说,我与他多年都没见了,说实话,我根本不知道他当年在想什么。这对量子基金合伙人的分离,并没阻碍罗杰斯也同样成为一个全球盛名的投资高手。分分合合只是短暂的东西。如果未来有更好的回报,他们的分离,宁可当作是另一个美好的开始。■

  “很长一段时间净值都是负的,每次见他都脸色铁青。”一位熟悉魏的私募界人士说。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另一个被广泛传播的案例,是第一只产品就达到4.5亿的王贵文,在2008年损失惨重,净值甚至跌破0.5元,当年被媒体列为“公转私”的负面典型。

> 相关专题:

  • 私募基金2009

  甚至慷慨陈词带着血和硝烟而来的石波,在产品成立不久后,也出现大面积亏损。

  那一年,为公募派挽回颜面的,是风格争议极大的江晖。在大熊市中,星石所有产品仍然取得4%的正收益。

本文由nba竞猜网发布于人力资源,转载请注明出处:公募派证券商派民间派八分天下,私募歌唱家幕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